福奇博士:用群体免疫对抗新冠肺炎完全是“胡说八道”

美国一份《大巴林顿宣言》再次提出“群体免疫”倡议,希望让低风险人群正常外出,使人群免疫力增强达到“群体免疫”。美国著名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驳斥称,群体免疫“胡说八道、非常危险”。美国传染病协会也对此谴责称,群体免疫不是解决疫情的答案,我们必须现在采取行动。

近期,哈佛大学、斯坦佛大学以及牛津大学教授撰写的《大巴林顿宣言》是一份在线请愿书,主张实现自然群体免疫,使用“集中保护”策略保护最弱势的群体。作者指出,美国应该通过允许病毒在人群中自然传播,随着人群免疫力的增强,所有人包括的感染风险都会降低。

最终,足够多的人会生病并康复,并有可能对再感染免疫,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传播速度将会降低。所有人最终都会达到群体免疫,使新感染率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数值。这可以通过疫苗实现,也不依赖于疫苗。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死亡率和社会危害降到最低,直到我们达到群体免疫。

福奇博士对此指出,《大巴林顿宣言》在“胡说八道,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封锁和保护是正确的,但我们的数量很多,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新冠肺炎高危人群,包括老年人、肥胖人群、有心脏病和糖尿病等潜在疾病的人,这些人很难被集中保护。

因此,我们有能力保护的想法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和任何在流行病学和传染病方面有经验的人交谈,他们会告诉你这是有风险的。最终会有更多的弱势人群感染,这将导致大量的住院和死亡。

美国传染病协会主席托马斯·菲勒Thomas File博士和艾滋病医学协会主席Judith Feinberg博士在一份公开信中表示,美国传染病协会及艾滋病毒医学协会强烈谴责在没有数据或证据的情况下发布的这份“群体免疫”宣言。

倡导“群体免疫”是不恰当、不负责任和不明智的行为。“社区免疫”或“群体免疫”是疫苗接种运动的目标,但绝不能以增加数百万人的计划感染风险以及数十万人的严重疾病以及可预防的死亡为代价。断言脱离控制这种新冠病毒传播所需的警惕性,放弃控制一场席卷全球卫生系统的流行病的工作是一种“富有同情心”的方法,这是一种严重的误导。

应对疫情,最好的措施仍然是根据疾控中心制定的指导方针以及应对传染性疾病的公共卫生原则。这些措施包括限制集会的规模,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以及在存在传播风险的任何环境中佩戴口罩。

我们还建议通过遵守严格的卫生和感染控制措施,最大限度地降低感染风险,这些措施包括对病毒进行准确和方便的检测,对潜在接触者进行接触者追踪和隔离,以及对已感染人员进行隔离。这些建议旨在避免可预防的感染、疾病和死亡,最大限度地减少这一流行病对包括医疗人员在内的基本工作人员的影响,防止医疗设施负担过重导致严重疾病发病率上升,并减少疾病的传播,以便企业和机构能够安全地重新开业。目前,日本、越南和新西兰的疫情数字已经表明,强有力的公共卫生反应可以控制传播,使生活恢复到接近正常的水平。